[SS/HP NC17]油头的真相(梅儿生日贺文)

警告:BUG许多...未校对...
声明:所有角色均属于JKR大婶,我不应有任何东西...
PS:可以的话我不想再写SH啊T T


正文



在Severus Snape阴冷灰暗的办公室里,沿墙的壁柜上摆满了浸泡在玻璃罐中的动物标本,有些还保持着死时因惊恐而瞳孔扩张阴森地盯着外面。而那个男人却并不觉得这一切有什么可怕的,正埋首于桌子上大堆等待批阅的羊皮纸里,那些都是他的学生们今天交上来的魔药作业。他全神贯注疾笔批阅,一缕缕乌黑油亮的长发垂到额前,遮去了他大半的容颜,只剩下他那笔直性感的鹰钩鼻和些许因终日不见阳光而苍白透明的皮肤暴露在黑发之外。

Harry就这么趴在他的魔药老师宽大却有些许凌乱的书桌旁,透过镜片用他那双青翠得犹如用清晨最洁净的露水洗涤过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看。

Snape无视眼前那道毫不掩饰的视线,连头也没有从羊皮纸上抬起哪怕一英寸,对他来自Gryffindor的学生说:“Potter,你在挑战我的忍耐吗?”

“昨天晚餐时Ron说你的头发总是油腻腻的,感觉粘呼呼,肯定不喜欢请洗头发。我说不是可他不信。”无视Snape的提问,Harry只说出了自己的疑问。“所以我想证明给他看,可以吗?”

“我没空搭理你们这些无聊事!”Snape的眉毛纠结在一起,似乎是某个学生的作业让他非常生气。“比起这些,Potter!你可以把你的作业做得更好!而不是连单词都可以抄错!”

Snape终于抬起头,拧着眉把他手上的那张羊皮纸甩到Harry面前。

“怎么可能!我明明是按照Hermione的抄的!”男孩不相信,飞快的拿起面前的作业。“噢!我抄串行了!”Harry抓着自己那乱蓬蓬的黑发并对他的教授不好意思地笑笑。

“Gryffindor扣10个学分。”Snape低下头继续批改那些字迹潦草难以辨认的作业。

“教授,如果你让我帮你清洗头发,我保证下次的魔药考试一定拿优等!”Harry搬出自己看起来最可怜最无助的样子,用他那纯真到人畜无害的眼神看着Snape,因为他知道他的Severus对自己这种表情最没辙了。

“作梦!”

“好嘛~”Harry双手撑在桌面上,踮起脚尖,身体越过桌面,尽量把自己的脸贴近书桌对面的男人。

“…………”

“求你了~”低下头,抬起他那清澈见底的绿眼睛看着Severus紧绷的脸。

Severus长长地叹了口气,最终纳械投降了,无奈的看着眼前正欢呼雀跃的小情人认命似地按揉着自己胀痛的太阳穴,但愿他不要弄出些什么花样来。

Harry脱掉自己的校服长袍和毛线外套,袖子和裤腿都高高卷起,露出他纤细白皙的手臂与颀长结实的小腿,赤脚走进Severus办公室后面那属于魔药教授专用的浴室里放了满满一个浴缸的热水,水蒸气慢慢升起,让他的眼镜起雾模糊不清,给自己的镜片施了个防雾咒语,转头看着呆站在门口的Severus,说:“怎么还不进来?”

“你是说清洗头发,为什么要在浴缸里放水!”Severus完全没有要靠近的意思。

“我只是觉得这样比较方便……难道你不喜欢?”

“我认为没必要和沐浴同时进行。”

“可是你答应我了!”Harry再次摆出他楚楚可怜的眼神。

“混账!我真不该一时心软!”发现对方完全不知道自己在顾虑什么,Severus觉得自己突然无法开口说明情况。“你要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负起全部责任!”只能一边解着上衣那一长排繁复的纽扣一边用自己最低沉冷静的嗓音对男孩发出警告。

“呃……当然。可是为什么你要围浴巾?”

“啰嗦!”

Harry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再多施一个防雾咒语,他的眼镜好像有点蒙,他看到他的教授似乎全身都被一层淡粉色的光圈围绕着。他呆呆看着黑发男人向他走近,在他面前极缓慢地坐进浴缸里,靠着浴缸内壁舒展他宽阔的肩膀,双臂慵懒地搭在浴缸的边上,水从浴缸边缘溢出。这一幕是那么的诱惑,Harry反应过来时已经满脸通红!幸好Severus背对着自己没有发现他的异样。

使劲晃了晃脑袋,把头脑里那些不应该出现的东西驱赶出去,拿起旁边的花洒用温水小心翼翼地打湿Severus那长及肩膀的黑色直发。沾了水的头发一缕一缕地贴在男人的脸侧和脖子上,衬得他的皮肤愈发苍白。Harry往手上倒了一点洗发液揉搓起泡,再将自己那沾满细腻泡沫的双手轻轻放在Severus的头顶,十指插入那黑发之中,用最温柔的力度搔挠着头皮和头发,从发根到发梢,感受那些长发与手指纠缠然后分开的感觉。

Severus舒服地闭上双眼,耳边是流水声和情人手指穿梭在在自己发间时泡沫与头发摩擦而发出的沙沙声。享受着Harry的指尖在自己的发间游走,似乎所有的神经都集中在了头皮上,每一个轻微的触碰或是手指与头发的拉扯所带来的些微痛感都让他无比敏感。当Harry的指尖扫过他的耳后根,一股电流突然窜过脊背直往下冲,血液也为之沸腾起来,让Severus经不住微微颤抖了一下,下身也有了火热的感觉。

“是我太用力了吗?”发觉男人突然的颤抖,Harry以为是自己弄疼了对方,急忙停止动作。

“没有,继续吧。”Severus把手臂泡进热水里,用手微微遮挡住自己下身的尴尬。

得到Severus的指示,Harry拿起花洒准备帮他洗净头发上的泡沫。“闭上眼睛,把头向后仰一下,我现在帮你把泡沫冲干净。”

男人顺从地仰起头,感觉水流顺着Harry的手滑过头皮蜿蜒而下,纠缠的头发在他的手指梳理下变得柔顺。当Harry的手指拂过Severus的脸,抹去不小心粘在脸上的小泡沫时,Severus觉得有一种快感让他全身都紧绷起来。他猛然睁开他那檀黑的眼眸对上那双在氤氲水汽中灼灼发亮的绿眼睛,抬起手一只手摘去Harry那碍事的眼镜,另一只手伸到他那个不知是因为惊愕还是热气而满脸通红的男孩颈后,用力把他的头压下来,狠狠地吻上他微启的唇。Severus的舌头轻易地闯进了对方的口腔中,舌尖细细扫过牙龈探向深处,搔弄吮吸着男孩的舌,牙齿碾过他细嫩红润的双唇,啃噬着。

这个激烈的吻持续了很久,直到Harry快喘不上气时Severus终于拉开了彼此的距离。

Harry大口喘息着,脑袋里晕晕乎乎的,两腿发软,只是脸上的热度异常明显。他左手搭在Severus的肩膀上,右手则撑住浴缸的边缘,勉强支撑住身体的重量以确保自己不会一头栽倒在Severus身上。水花把他胸前的衬衣打湿了,和肌肤粘在一起,粉红的突起若隐若现。

Severus低吼着,丢开眼镜并从浴缸里猛然坐起,转过身去再次吻上那诱人的红唇,品尝恋人口腔里醉人的甜蜜。

Severus放开Harry的唇,一口含住了那柔软的乳尖,隔着衬衣用齿尖轻轻啃咬着,舌头围着那圈突起打转。男人飞快扯开他的衬衫,Harry露出了半边白皙的肩膀和胸膛,被滚烫的手指自下而上地爱抚着,然后停留在另一边的突起上,用拇指和食指捻揉起来,感受那两点同时变得坚硬。

“嗯……啊!”胸前的敏感被肆虐着,呻吟无法抑制地从喉头溢出,像流水一般灌进Severus的耳朵,顺着神经直达脑部,把他脑中最后的一根弦也冲断了。

“不……不要,教授……我还在……洗……啊!”

Severus的手一把抓住Harry两腿间的分身摩挲起来,布料的粗糙触感摩擦着Harry早已挺立的阴茎,让他忍不住尖叫出声。

“Sev……叫我Sev,我说过我允许你在这时候这样喊我。”男人的声音因为压抑而变得沙哑,在Harry的耳中却是一种致命的诱惑,腐蚀着他的理智,他没办法去违抗男人的所有要求。

“Sev……噢!……Sev……求你!求你……嗯~~~”

“求我什么?”舌头卷上少年的耳廓,Severus故意拖慢了音调,用低沉慵懒的嗓音魅惑着他。

“求你……求你不要……”Severus往Harry的耳中吹了一口气,后者立马就全身瘫软在了男人的怀里。

男人似笑非笑地勾起嘴角,满意地看着怀中的人开始主动往自己的身上蹭,欲火迷离了他的双眼,喉咙里发出细细的呻吟,像是在召唤。

“不要什么?不要继续……?”宽大的手掌伸进黑发少年的裤裆里,将他已然挺立的分身置于手中把玩。“还是不要停?”

Harry倒吸一口凉气,摇晃着腰肢配合Severus手中的动作。男人掌心的硬茧被热水软化了,与他的阴茎摩擦碰撞着,让他发出阵阵舒服的呻吟。

“噢!上帝!请你不要停止!”

“我早就警告过你,所以,你现在就为下面的事情负起责任吧。”滚烫的吐息喷在Harry的脸颊上。

Harry听话地伸出手去,握住了男人的手,指尖交缠着拨弄自己的阴茎,强烈的快感激得顶端不断冒出莹白的水珠。

Severus觉得有一股血液冲撞着往下身涌去,早已挺立的火热瞬间又胀大了几分。跨出浴缸,一把横抱起沉醉在快感中的少年,大步往卧室走去。

把Harry轻柔地放置在自己铺着黑色丝绒床单的大床上,身上的衣物被尽数褪去,离开了高温的浴室,冰冷的地窖让Harry忍不住轻轻颤抖起来。Severus拿起枕边的魔杖往壁炉的方向一挥,熊熊的火光马上在木材上跳跃起来,让卧室更加明亮温暖,为他驱走那刺骨的寒冷。垂下眼审视着床上的人,白皙的皮肤泛出一层淡淡的粉红色,少年特有的腰身仍处于生长阶段,只是长期的营养不良让他看起来比同龄人还有纤瘦一些。橘色的火光映照在他的身上,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都像在散发着光芒。

“很快就不冷了。”

Harry伸手想要抓住Severus把他拉近自己,却是把他围在跨间的浴巾扯掉了,露出男人粗大的阴茎,高高的昂首十分需要宣泄。Harry的脸更红了一些,撑起身子把脸贴近男人的火热,然后把它含进了自己的口中。

Severus从喉咙发出一声低吼,抓住那颗埋首在自己腿间努力用嘴巴取悦自己的黑色脑袋,揉着他那凌乱却柔软的黑色发丝,用力把他往下压去,享受恋人那火热的口腔给自己的服务。

Harry艰难地吞吐着,Severus巨大的阴茎每次都顶到他的喉咙顶端,使他无法及时吞掉自己口腔内的分泌物。唾液顺着挺立的阴茎往下流,给它沾染上透明的光泽。

男人痛苦地忍耐着,让少年离开自己急需发泄的火热,把他按倒在床上并俯下身去咬上他精致撩人的锁骨。Severus的吻一直蜿蜒而下,留下一朵朵鲜红的小花。头发上滴落的水珠也随着他的移动滴落在Harry裸露的皮肤上,像一颗颗凝结的冰晶,闪烁着晶莹的光芒。Severus用舌头在Harry的上肚脐上打着圈,然后钻进他的肚眼里,酥麻的感觉让身下的人忍不住轻哼了一声,被Severus完整地听到耳朵里。轻笑了一下,他对少年身上的敏感点可是了如指掌。

“Sev……Sev……”Harry不断呼喊着情人的爱称,粘腻的声线让男人着迷。

顺着刚才滴落在少年身上的水珠缓慢地舔舐着,舌头游走过的地方留下一串水迹,让火热的皮肤有了一丝凉意。

停下那些挑逗一般的吻,Severus从床边的柜子里翻出个玻璃瓶子,把瓶子内的透明液体悉数倒于手中,然后分开了Harry的腿,让他身后的小穴暴露在自己面前。粉色的密穴一张一翕,像在对男人发送邀请,乞求他用他那巨大的火热来侵犯它,贯穿它,填满它。Severus旋转着将自己沾满了润滑剂的手指刺进他的密穴中,在里面仔细摸索。当他碰到某个点时,身下的人就像触电一般挺起胸膛,颈脖也忘情地向后仰起。

“是这里了。”像是在自言自语,他把手指增加到两根,故意在那一个点上来回摩挲,揉压,引得少年发出一阵阵惊喘,乌黑的发丝也被摇散了。

“噢上帝!噢上帝!噢上帝!求你放过我!”那快感迅速侵蚀着Harry的大脑,他几乎要忘记自己到底身处何方了。手指紧紧抓住身侧的被单,就算把它们扯烂也没法分担他此刻的一丝感受。

“现在刚要开始呢……你不是要负责吗?嗯?”男人性感的声音在Harry耳边低喃,三根修长但有点粗糙的手指在那小穴中快速抽插,没有一秒的停息。

直到Severus感觉他的情人已经扩张到能够容纳自己时,才把手指缓缓抽出,还不忘在他的前列腺上拂过。刺激让少年的阴茎频频冒出浊液,男人却用空闲的那只手堵上他的前端,不让他发泄。

“Sev……我求你……我什么都答应你……求你……Sev求你……”泪水涌上那翠绿的眼眸,Harry几近哀求地呢喃着。

“嘘……马上就要开始了。”

说罢,Severus调整好位置,一个挺身,迅速地将Harry整个贯穿,没有给他一秒的停顿。

“啊————!”

Harry尖锐地哭叫起来,被刺穿的疼痛让他混沌的脑袋瞬间清明起来,一直忍耐着的眼泪顺着眼角滑落下来。

后穴的猛然收缩让Severus差点就射了出来,他强忍住马上释放的欲望,倾下身去吻着胡乱挣扎的少年的眼角,把他的泪都含进口中——那对他来说是比名贵魔药还要珍贵的宝贝。

将他那发白的手指与被紧抓住的被单里分开,把他的双臂搭到自己的肩膀上,然后俯下身去紧紧抱住那纤细滚烫的身躯。

“嘘……乖。”轻声哄着怀中哭泣的少年,给予他一个将近失控的深吻,把恋人的呻吟都吞进了口中。

感觉到稍微的放松,Severus开始慢慢地抽动起来。几个试探性的抽插后,终于可以顺利地在他的紧致中进出,于是他加快了速度也加大了力度,狠狠撞击着那最敏感的地方。

海潮般的快感迅速袭来,把他淹没在那让人窒息的快乐中,手指深深陷入男人结实的脊背上,留下一道道红痕。那是情欲的证明。

Severus用力地索取着,那紧致火热的甬道贪婪地吸吮着他,每次抽出都能看到那泛红的内壁。

“嗯!”几个彻底的挺身后,Severus闭上双眼,低吼着伏在Harry的身上释放了,火热的液体全数喷射在了情人的体内,随着接连的地方缓缓流出。同时,Harry也哭喊着与Severus一起到达高潮,把浑浊的白色液体洒在了他俩的小腹上,洒落在黑色丝绒床单上的白浊被衬托出珍珠般的润泽。

两人急速地喘息着,满足地拥抱着彼此,等待激情的余韵慢慢散去。

Severus伸出手臂环过Harry的脖子,把他拉近了自己一点,然后从枕边拿出魔杖为彼此施了一个清洁咒。

平息后的Harry恼怒的盯着他的教授,不满地侧过身去用后背对着他。

“可恶!”小声埋怨,又怕被听见。

可爱的反应让Severus忍不住微笑起来,可惜某人背对着错过了那个难得的笑容。

Severus离开他的大床,很快就穿戴整齐地出现在Harry面前。他弯下腰在Harry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快起来准备去大厅用餐,否则我将扣掉Weasley先生十个学分。”

“嘿!为什么!”推开男人一下子从床上坐起,却扯痛了刚被激烈索要的地方,让他疼得龇牙咧嘴。

“不为什么。”

男人转过身走向自己的书架面前,拿起上面一个墨绿色的瓷瓶,拧开塞子把一些浅黄色的油脂一样的东西倒在掌心,然后合起双掌摩擦起来,待它们均匀地分布在手掌上时,他举起双手梳理起自己那刚被洗净的中等长度的乌发。

Harry目瞪口呆地看着的Severus一举一动,然后弱弱地问:“那是什么?”

Severus转过身来,他的头发又恢复了一贯的油腻。

“Potter先生,我认为你有必要重新修读一下一年级的魔药课本,然后明天交出一篇‘关于油脂对头发的保健作用’的论文给我。”

“不是吧!!!”Harry哀号着,重重倒回了那张舒适的大床里,他决定赖死在这里直到他的魔药教授心软收回那个课外作业。


-END-


-------不太和谐的分割线------


这里说一点点事情……
我想说……我只是写SS用油脂护发,我没写他把一大块的油全抹头上啊……我也写了他将一点油脂状的东西倒在手心均匀抹开再往头发上梳理呀……为什么这么多人较真地和我说什么抹太多油对头发不好啊,不需要涂得油腻腻的呀……
大家别想象他把一块牛油一样的东西往头上抹,用橄榄油之类的东西护理头发是真的有的,老一辈……例如我爷爷奶奶,我就见过他们家里有那些东西,人的头皮本来就会分泌油脂,就算你只是用一点点,过一段时间也会自己分泌一些出来的呀,再加上空气中的尘埃,头发就会变得比较油腻了,只是现在都流行飘逸的头发,没什么人会抹油了吧?
所以大家不用这么认真去想象教授往自己头上抹牛油的orz

其实我想大家多注意洗头的过程,那是爱人之间交流增进感情的一个很好的方法....= =||||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catcookies

Author:catcookies
本人腐女一名,文中BL向内容有,H有,无责任YY有,无责任花痴有,无责任脑内臆想有,无责任胡言乱语有,不喜者慎入,请勿人身攻击。

站内文章为原创,请勿无权转载。
即使我写的东西算不上很有文采,但毕竟那也是我吐出来的东西啊......= =|||

坚持CP:DH//691827//赛夏//大豆//光亮//团酷...不定时增加,现在的萌物太多了呀!>_<

喜好:动漫//电影//阅读//音乐//摄影//觅食//cos//美受//发牢骚//YY...

萌:古风向//欧洲风//魔法系等。

注:此人有被害妄想症,不定时心情沮丧伤春悲秋,遇此情况请绕路行走,如发生不愉快先在此道声:“抱歉。”m(=_=)m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背景音乐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FC2计数器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留言板